【同调融合】爱源自相遇(一)

   注意:cp甘蕉甘

         第一次写文,极其渣渣

         人物ooc严重

 

 

 

 

    第一次见到游里,是在一切刚开始的时候。游吾不怎么记得到底是怎么回事——开门的前辈惊奇地看着这四个孩子,然后亲切地告诉他们,只预备了一间空房,住不下全部。送走他们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招手告别。      

      

     ……你们四个长的真的好像啊。 

     

      “嗯……是啊。 ”披着一头紫黑毛的游斗笑着回答 

       "好好加油吧。"  

 

       接下来四人就临时搬到了其他地方,在附近又租了一间房子,正好一人一间卧室。简单安排好自己的房间之后,四人聚到了一起。商量生活的各项事宜。上午各自出去,中午很少有人回来,晚上大概都在。 “晚饭怎么办?轮流做怎么样?”头发是红绿相间的游矢说。 

        一个星期以后,这个提议完全走了样。晚饭全包给了游斗,事实证明只有他靠谱。游里出入宅时间无常,饭时经常赶不回来,游矢只会做几样,至于味道,就有点那个了。而游吾……按照游里的话说,简直是在糟蹋厨房,他归宅前经常接到游斗唉声叹气地打来电话“抱歉麻烦了,带点吃的回来吧游里,蕉他又把饭烧糊了。”然后掂着大包小包的回家,一开门就闻到屋里一股糊味儿。这时游矢饿的半死的趴在仅有的一条沙发上,游斗在厨房黑着脸刷锅,而罪魁祸首此时在手足无措地游荡。      

 

       游吾不怎么跟游里说话,倒是经常和剩下那两人聊天,游里在的时候是这样,不在的时候更是这样。游吾与游里的关系比起那两人来说要单薄许多,但彼此都似乎并没注意到这一点。游里经常不在家,下午回来很晚,有时甚至不回来。游吾在跟那两人混熟之后,对游里印象不深。其实他们四个站在一块儿,游里最扎眼,两抹浅色的紫眉毛,笑时小脸一扬,两边嘴角勾起来,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嘲讽表情。初次见面时游吾觉得这家伙与众不同,一脸坏人相,后来一看设定,果然如此。但生活在一起之后,游吾发现游里沉默寡言,行为极有分寸,每天忙忙碌碌的,不经常与其他三人交流——与游斗不同,这些并没让他显得比同龄人成熟,却让人感觉他有些不合群。      

 

       游里是异类。                                

 

 

 

     第一次见到游吾,是在游里第一次去基础的时候。那时候游里并不认识游吾,但是知道马上会展开的平行设定。得知这个消息时,他既不像游矢那样混乱,也不像游斗那样吃惊——他无动于衷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直到他得知四个次元还有四个不同的自己,一样的脸,不一样的心灵。游里很不爽。           

 

    嘛,不过听命于一个吴克,而且每天都得穿着他规定的品味极其奇特的外套貌似自由地走来走去,已经够诡异的了,再诡异一点也没有什么。        

    所以这次游里是常服外出,特意戴了顶帽子遮住他十分显眼的两根呆毛。(很成功地阿卡林化了)然后,到某个路口的时候,遇到了迎面走来的游吾——推着D轮,小腰上套着一件短衣,英姿飒爽地与他擦肩而过。      

 

    这死孩子发型真奇怪。      

    

    这是游里对游吾的最初印象                                           

 

    当天回到融合次元的晚上,游里做了一个梦。他恍恍惚惚地醒来,微眯着眼睛,躺着床上愣了半天。       

     梦里面的世界,决斗是快乐的,而且是在D轮上。         

     具体的细节想不起来,唯独这两点深刻地印在了脑内,挥之不去——是同调次元的那孩子的记忆。           

     他依稀记得他的笑容,他与他除发型之外,一摸一样的脸,神采飞扬地流露出自信来。明黄色的刘海一翘一翘,白色的短衣劲装。               

 

     “与我无关。”游里心想。“这什么啊。”         

      然而之后,每夜每夜,游里都会多多少少地看到游吾的记忆。那些梦境,随着时间推移,竟变得逐渐清晰起来。他看到游吾和别人决斗,兴致勃勃地把D轮蹬的飞快,眼睛与面庞,都呈现出笑意——与自己不同的笑意。他赢的多,败的少。他友好地停住,把头盔从脑袋上取下来,他说,你没事吧?        

   

      每当看到这种场面,游里在梦中总是默不作声地诧异,如果是跟他决斗输了的话,对方的结局只有变成卡。            

 

     “莫名其妙”,游里想。            

   

     但是梦境不是自己能掌握的。总是梦见游吾,在游里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他不想看到那种东西,就推迟睡觉的时间,结果不仅没用,还患了严重的失眠,白天工作时总是很烦躁。在结束一场决斗,把对手封进卡的时候,游里每次都笑得欣喜若狂,让旁边的人看得毛骨悚然——他老那样笑的时候,就说明他心情不好。        

   

     没有吴克的命令,游里对同调就毫无兴趣。当然,就是有命令,他也只不过是执行罢了。服从并不令人讨厌,失败了,接受惩罚,也是理所当然的。游里一点也不讨厌这些,值得憎恶的是这之后的东西——每次意识到这一点,他内心的焦躁就会有所增加,决斗也变得更加恶毒凌厉。         

 

     如果毫不了解的话。他当然可以这样生存下去。      

 

    “真是碍眼。”游里一边想一边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他揉揉发烫的眼睛,坐起来,开始整理卡组。           

 

    这是夜里两点钟发生的事。 

                 

 

 

 
评论(5)
热度(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