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爱源自相遇(九)

注意:cp甘蕉甘,人物ooc严重

 

不算视角切换的话也少一部分吧?——千万不要有这样的错觉(笑)

 

(八)http://indefined.lofter.com/post/44840d_753065b

 

 

 

 

 

 

 

蕉每天都认认真真地活过,有朋友有妹子有他老婆(当然这是指D轮)。幸福美满,清白无垢——直到遇见游里的那一天为止。

他简直想象不出来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能笑着做出来一系列丧心病狂的事情的人,居然和自己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蕉很抵触游里。游里越是表现的彬彬有礼,蕉就越讨厌他,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讨厌,他总感觉这家伙假惺惺的,从灵魂深处(如果他有的话)散发着一股子邪恶的气息,浓郁得不仅可以感到,而且可以看见。游吾一点儿也不排斥要和游斗游矢一起住这件事,但蕉十分介意游里的存在。蕉是正义的伙伴。


“为什么他也会来啊……?”游吾闷声闷气地问游斗。

 “你在说谁啊,蕉?”游斗说。

“……你们超量不是和融合那边关系很紧张嘛!”蕉没有正面回答

“你是说游里?”

“……”

“同样是四个次元对应的相异反射,融合那边的就是游里啊,他跟我们是一样的”

“一样?!”

蕉对这个结论很不满意,他在游矢那边也旁敲侧击了半天,但这两个人跟一个妈养大的一样,异口同声地表示完全能认同那个混账反派的存在。

“那家伙是坏人啊——!!”蕉很委屈。

“你在给人家乱挂什么标签啊!你知道他多少?”游斗有些哭笑不得。“干嘛这么对他?”

游吾说不出来原因,反正他就看游里不顺眼,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开始就对这个人特别在意。似乎只有他发现,游里混在他们之中,绝对是个异端,这家伙给人一种虚假的真实感。他模模糊糊地把握着这种感情,说不上名字,却很强烈。游吾觉得那就是讨厌。


“我讨厌游里。”


他看到他的时候,他冲他笑的时候,他都会本能地提醒自己这件事。


“我讨厌游里。”


他赌气似的无视他。


直到他知道他喜欢他。


这件事奇怪极了,游吾刚察觉的时候,又气又羞,后来他想了想,反而挺高兴的,混杂了得意和幸灾乐祸——反正肯定是要拒绝的啊,他游吾这么一个如此正常的人,答应才怪了。就让这混蛋自己见鬼去吧!啊哈哈哈哈哈!!


“这种事情谁先喜欢上谁就输了嘛!”他暗暗地想。心中坏笑。


在蕉的判断下他已经赢了。赢得彻头彻尾。




即使是这样,发现游里独自在房里发高烧时他还是急了,虽然他讨厌这家伙,但是看到有人陷入困境,游吾还是本能地想要予以援助,不管这个人是谁。

“他都遭遇了些什么啊……?”游吾把游里哄好休息以后趴在那混蛋床边想。

“一整天都浪费掉了。”

他盯着这个人睡得很不安稳的小脸,皱着眉头,自顾自地发呆。

游里好像一个颜色黯淡的谜团,他对他的一切知之甚少,就主观臆断地想象起来。对于这个奇怪的谜,尽管蕉努力提醒自己不能碰,但最终还是不由自主的和这个人扯上了关系。在他对游里的那份介意里怀有某种好奇一样的兴趣,虽然游吾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游里床上正中间的位置,四肢就像在自己屋里睡时一样,肆无忌惮的摊开,被子被胡乱地蹬作一团裹在身上,看起来也是自己搞的(这时蕉稍微有点惭愧),游里那家伙不见了。

接着游吾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是鞋子轻微的踩踏声和缓慢的脚步。

他没有动弹,只是稍微收敛了一下睡相。

然而没有声音了。


游吾翻身坐起来,意料之内地看到游里站在门边。手里掂的有东西,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你醒了啊?”游里语气淡然地问。

“……嗯。”蕉愣了吧唧地回答,顶着一头睡得杂乱的毛儿。

“哦,快起来吧,我买了早饭。”

说完游里就走了。没有多停留一刻。


蕉立刻明白了。

他迅速从床上爬起来,从房间里走出来,穿过客厅,看到游里在桌边椅子上端正地坐着,桌子上的食品袋里堆着几个包子。

“你没事了吗?”游吾凑近游里,半信半疑地把手摸到人家脑门儿上去。

“……没。”

游里下意识向后缩了一下,动作轻微得不引人注意,他犹豫地望向这只看上去一本正经,表情严肃的蕉,并没有躲开。

“诶嘿嘿~”游吾笑了,他把手缩回去,突然觉得好开心。


“你怎么好的这么快啊?”

“你很烦啊……”游里的目光移向别处。

“今天跟我出去吧?”

“……啊…?”

“补偿(我昨天的)时间~”

游吾开玩笑似的扭到游里面前来。其实蕉是想去买杯子,碎片扫掉以后他忘乎所以地倒了,根本不记得人家摔碎前的样子,而那个样子的玩意儿家里又只有一个(番茄家的茶具是拼的,因为种种原因摔碎过不少,只好断断续续地单买)。他希望游里还记得。



他故意没往下说下去,他知道游里还记得昨天的事——这混蛋脸红了,还虚情假意地假装面不改色,好像那天被他质问的游斗,虽然没有表现出慌张。

“同意咯?那我们吃完饭就走~”蕉笑容璀璨地看着对面这个不知作何感想的人。

“…………随便你吧。”

“不用给学院请个假?”游吾忽然想起来游里有个整天都很忙的设定。

“……不用。”游里说。

蕉又一次灿烂地笑起来。


到这时候,游吾仍然觉得自己是清白的,正义的,对于游里这件事,掺和地恰当而富有善意,就是随时抽身而去,也不会受到任何道德上的谴责或存有良心不安——他的所有行为都有着正当而无辜的缘由。他情绪高涨,愉快地决定要逗一逗游里,甚至说是抱着一种想玩玩对方的奇妙愿望——直到一件事的发生,彻底毁了他的清白。

 
评论(12)
热度(1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