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爱源自相遇(十一)

注意:cp甘蕉甘 人物ooc严重

 

 

 

 

 

 

 

   因为是想起来就写的类型,预定有列出来过,但是完全脱离了。再这样拖下去是不是不太好啊……我都看不下去了…

 

 

总感觉提前交代一下比较好……(一)曾经提过的吧,只留了一间空房,也就是说最后只有游矢(基础)留下来。 其他三人会消失,安排一起住也是为了尽量减小融合后的排斥。甘蓝被吴克提前告知了这件事。。被最敬重的长辈否定自身存在所以备受打击。(吴克的意思是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关于蕉的事甘蓝态度依然摇摆不定,一方面这小家伙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不一定非要怎么样怎么样。一方面他又想把蕉撕开吃了……(。)

下一回合会让他下定决心(笑)

 两人一起行动的时候视角切换会很乱……(抱歉)

(十)http://indefined.lofter.com/post/44840d_7973e6d

 

 

出去了一天,游吾发现游里这人其实挺正常的。那家伙没穿学院那身行头儿,看起来竟然相当朴素。

坐地铁到舞纲中央,然后去了那边一个比较大的购物中心,他们在哪儿乱转了半天,最后也没买着东西。倒是游吾突发奇想拉着游里去了趟游戏机中心,他寻思着游里这厮肯定没玩过除了card game 以外的game,可以轻松虐他。不过很可惜,他只猜对了一半儿。游里是没来过游戏机中心,但这混蛋上手极快,按键如飞,刚开始几局输掉了也不慌,打着打着,似乎是逐渐摸索出了什么技巧,很快就把局势逆转了。


“啊啊啊啊——可恶——!”蕉不甘心极了,怎么能被这个新手给——

“GAME OVER~”

“不行不行!再来一次!”

“哦?行啊。”

游吾甩甩手心的汗,投进机子三个硬币,他展展手指,仿佛看到对面机子边的游里在冲他阴笑。

不过最后,五战三胜,游吾还是勉强挽回了面子。他赢的是开盘的那两局和最后一局。

“好勒——!”蕉很开心地舒了口气,事实证明果然他更强。

“真厉害真厉害~。”游里从对面机子走过来拍拍蕉的肩膀,冲他和蔼地笑了笑。

蕉得意地回敬。

这一天以他的胜利告终。蕉是这样想的。






回家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左右,但他们很不幸地磨蹭到了晚高峰。地铁上人很多。

“怎么了?”游吾发现游里这厮愕然地看着人潮涌动,伸胳膊肘捅捅他。

“不。怎么说呢。”

“没见过晚高峰?”

“不。我其实没怎么使用过公共交通系统……”

“……那你平时都怎么出门的?”

“我能直接锁定位置进行次元穿梭。”

“那在同一个次元怎么办?”

“出任务很少在本单位。”

“……诶?这样啊?亏我还一直以为我是咱四个中最缺乏常识的。”蕉坏笑一声。

“你的确是。”游里说 ,“很有自觉嘛。”

“!我经常出门玩耍!”

“这叫有常识啊?你这笨蛋。”游里语气平淡地说。他很不爽地握住扶手,看着对面扭过一颗兴奋的头来,滔滔不绝地跟他说话。

……简直像朋友一样。 游里想。

游吾和游里的关系,比起那两人来说,要淡薄许多,但彼此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这简直就像朋友一样啊。游吾想。


他们都以为对方对自己并不在意,就是这样,本应如此。没有比不相关的两人更常见的两人了。

接近和相遇都机缘巧合。


“其实我在想,如果早就认识你的话,会不会有一番不同的光景呢?”


已经变得空荡的列车,他们两人坐在座位上,短暂地彼此无话,上空的扶手有规律地摇晃着。

游吾有点困,他往后靠了靠,稍微打了会儿盹,不一会儿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捏他的脸,于是蕉不大情愿地醒来。

“……我们到了?”

“坐过了三站。”

游里若无其事地说。





从那之后游里发现游吾变得很经常来找他,晚饭后不敲门就乱窜进他房间。游里曾经很含蓄地提醒过蕉。但是很不奏效。

“怎么,有什么意见吗?”蕉把眼睛一瞪。“游矢游斗那边儿你又不让我去。”

“……没什么意见。”游里想了想。


他看着蕉在自己房间里踌躇满志地踱来踱去,翻上翻下,觉得蕉像一只等待喂食的小动物。但是这只小动物会说话,还相当话多,他都不知道蕉能这么活泼好动。

“原来身边有个活物是这种感觉。”游里有时候瞄一眼屋内这只不请自来的蕉,会这样感慨。

那时他们正趴在桌上决斗,没用决斗盘,纯粹是在玩——在他们的这个世界里几乎能决定一切的卡牌游戏,此时也只是游戏而已。


他观察着游吾随着决斗进程变化多端的表情,发现蕉时喜时怒,什么都写在脸上,好玩的很。但是他也发现了点不同的东西,有时候游里处心积虑给蕉挖的陷阱会被蕉毫不犹豫地躲过,蕉就像白鼬一样机警,从他佯装失望的手心里得意地溜走,留下光润的手感。


他挑挑眉毛笑了出来,优雅地放弃攻击,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有时候他注视着他专注的神情,会忽然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来,回想起那天他莫名其妙的吻。

“……难道我是喜欢着他的吗?”游里想。

可是那又怎样?

游里暗自惨笑。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结束了。”

他简单地宣布,同时撂下一张卡。

支付一千点生命值发动,破坏场上怪兽并削掉双方玩家一千点生命值——游吾不够一千点,游里支付过之前的那一千点后也不够一千。

“……你!”

蕉震惊地看着他。

“这样我们一起啊~”

他笑了,把桌上凌乱散布的卡片整理利索,将自己的卡收回去,桌面上留了几张蕉的牌。


“喂,游里。”

“嗯?”

“在你们那边,生命值同时归零会怎么判?”

“双方都算输。”

“…………”


“……真没想到你会来这一手。搞什么?同归于尽?我才不干呢!”

“跟你打太无聊了。”

“得了吧混蛋!我要是说我卡组里有能阻止你的卡你信不信?!”

“不信。”游里很干脆地回答。“真有的话你为什么不用?”

“嘿嘿~”游吾突然笑了。“我让着你嘛!”

“你拿出来看看。”游里很不爽地瞅着蕉。

“不要!”游吾容光焕发地拒绝。

“我才不给你看呢!”

“哦,那很好啊~”游里阴笑一声。


那时他很想扑过去,把这个笑得天真的家伙按在身下,堵上他的嘴,然后把他扒光,任凭这个人面红耳赤地挣扎,发不出声音,被毁掉,被欺侮,陷入绝望……谁也听不到,谁也不会来。


想感受他压抑不住的战栗与颤抖,抗拒,一次又一次甜蜜又恶毒的暗示。

可是这么做,他一定会哭吧?一定会哭得像个傻瓜一样……虽然他本来就是个傻瓜。


 

“你在想什么呢?”游吾收好卡牌一脸疑惑地凑上来。

“表情很可怕。”

 

游里耸耸肩,眼睛瞅向别处,一副无可奉告的神情。

 

“这么晚了你快回自己房间去。”他要把蕉驱赶走。

 

蕉不情愿地嘟哝了一阵,挠挠头出了门。

 

送走了蕉,游里沉默地倚在床上,为终于可以独处一隅而感到隐隐的开心。随后他听到了敲门的声音,门后伸出一张胡乱清洗过的小脸,是蕉的。

 

“喂,游里。”

 

“干嘛?”

 

“晚安。”

 

“……晚安。”

 

门轻巧地合上。

 

门后的游里很糟心地捂住了脸。接下来的十分钟他都一动不动。

 

“……这家伙果然是个笨蛋啊!”

 

他这样想着,笑了出来。




 

 

 
评论(11)
热度(1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