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爱源自相遇(十二)

注意:cp甘蕉甘,人物ooc严重

 

……抱歉很拖沓

再继续下去感觉就糟糕了…………

 

感谢耐心读到最后的你!

(顺便说一下最后三句都是甘蓝的词儿)

 

(十一)http://indefined.lofter.com/post/44840d_7c6590d

 

 

 

 

 

 

 

      在游吾想到要摸到游里房间之前,是有认真考虑过的,首先这几天他们关系似乎是已经处的很好,把这混蛋带出去玩也并不让他觉得有什么异样,反而是游吾开始觉得游里并没有那么混蛋——他们相处和谐,这给蕉的印象就像和要好的朋友出去玩一样。当然游吾偶尔会想起来游里喜欢他这件事,然后行动就会变得有些扭捏。

“这家伙喜欢我。”

    他难以言说自己是什么心情。就本心来说他一点儿也不想和游里交往,他也不相信游里真的是喜欢他。再怎么着儿游吾最多把游里当朋友看待,他可不会做背离原则的傻事。

他推开门,发现游里正在房间里发呆,见自己进来也一声不吭。

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感到这家伙的样子很有趣,就假装也一声不吭。直到游里过来,对话,聊天,决斗,或是把他赶走。

他无意中聊到了许多事,D轮,决斗,凛,还有他那帮朋友。敬重的前辈。

游吾说做饭他可是一把好手,听到这句话游里意味深长地笑着盯着他看。游吾脸红了,他辩解说刚开始总把饭烧糊是因为他不熟悉基础的灶。

“你想想嘛——!我跟凛两个人孤苦伶仃地长大,又没有人照顾——怎么可能不会做饭!”

“哦,是吗?”游里说。 “那我相信你好啦。”


那个时候游吾笑了出来,他看着这个人,这个人听着他说话,听完之后对他说,不早了游吾,你快回自己房间去吧。

他不想承认的是,他觉得挺开心的。


还有一件事游吾一直不想承认,其实游斗游矢两人的走近让他觉得很寂寞,那份仅承认一人存在的感情让他无形中对这对相爱的友人产生了距离感,那个时候他天真地转向,希望有所安慰。


后来游吾发觉到一切都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真是大错特错。


    

 

 

     那天游吾开D轮从同调那边飙回家,他在本次元惹了不少事,不知怎么的就四处遇到挑战者,然后他就把他们都打败了,这让他很高兴,回来的时候他先去前辈那边串了门,刚进家就被派去买菜,对于这件事游吾很有些不满,这时游斗正在焦头烂额地准备晚饭,游矢在厨房帮忙——他瞅瞅一旁闲坐着的游里,把他揪出了门。

蕉发现他变得能很容易发现游里了,自从某天起蕉似乎一回家就能看到他。触发游里事件的概率与其说是以几何倍数增长,不如说是直接从零点零几变成了一。

“这家伙难道根本就没有出门吗?”游吾想,他很快带着不高兴的游里和菜一起回到了家。

“麻烦你了蕉!”游斗高兴地开门。

“今天怎么突然搞这么丰盛啊?”游吾说。

“没什么。”游斗笑了。“对了,今天有炖菜所以会晚一点开饭。”

游斗有点奇怪啊,游吾想,离饭点儿不是还早嘛?提前准备?

他想进厨房帮忙还被拦了下来,蕉回头看看无所事事的游里,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恋爱真的会让人变得很奇怪啊。”游吾冲着游里感慨了一句。“我从来没见过游斗那样笑过。”

“是啊,游斗很厉害啊。”游里缓缓地说。






因为当时觉得有点无聊,所以就一时兴起。后来游吾想起来接下来的事,每次都感到愤怒异常,以及,无比的后怕。


“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他说。“现在时间正好。”





差不多是黄昏,夕阳会很漂亮。
所以游吾开着D轮两人去了海边。



因为我知道会很漂亮啊。西方的天空会整个的烧红,使每片漂浮着的云朵都清晰地显现出光辉。大海的蓝色涂成明暗的色块,那也是非常绮丽的风景。所以我想让你看看……

但是为什么……!



“我能下去看看吗?”

“呃?”

“把鞋子脱了,进去走一走。”游里说。

沙滩是松软的金色。游人很少。波浪一次又一次安稳地舔舐着岸边,留下白色的泡沫,它们不断被掀翻,撕扯成好看的丝状,然后迅速消散。


因为是机车服,连体的衣装,脱下很不方便,所以他没有跟去。


是什么时候发觉到不对劲的呢?


因为是经常和朋友来的海滩,对环境很熟悉,这里也是留下过许多回忆的地方。

稍微出了会儿神啊。


他注意到的时候,发现游里在那边越走越远,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今天是几号来着?

一阵惊恐突然在游吾心中泛起。

海边晚上……到一定时间海水会迅速上涨,持续一段时间,然后退去,这样周期性的涨落,是潮汐。

然后,今天是几号?今天的海潮是几点?

他一下子慌了。


“喂——!游里!”

那家伙理都不理他。好像没听见一样。


他一下子慌了。

鞋子进了水他也顾不得,径直踏进海里。追了上去。


是什么时候走这么远的啊!?听不到吗?!



“游里——!喂!游里!!!”


快回头啊!快回头啊!你一定能明白的!你没发现吗?!!

很危险啊————!



水几乎快要漫过腰际,越是往深里走他越感受到波浪的冲击和水流无形的压力,他迈不开步。跌跌撞撞地前进俯冲。

“游里——!”

这家伙没长耳朵吗?!!

游吾真想把这个混蛋碎尸万段,他声嘶力竭地大吼,风带走了他的声音,却带不到那个人身边去。


而那个愈加模糊的背影似乎对他充满嘲笑,冷漠无情地离他越来越远。


这时什么东西绊住了他,游吾一下子失去平衡,整个人摔进了水里。苦涩咸腥的海水灌进他的嘴巴,无比冰冷,无法呼吸。他呛了几口水,努力想站起来。

水已经很深了,而且会越来越深。


恐惧钳住了他战栗的身体。


为什么探不到底呢?


恐惧。无助感。还有呛水时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难受。慌张。


在他的声音被水彻底堵上之前,所发出的音节仍然是那个人的名字。




“…游吾……?”



一股力道托住了他的身体,把他拉了上来,脱离水底,他惊醒过来,剧烈地咳嗽,身体湿淋淋地滴着水,那股绝望感久久没有散去。

眼前是那个熟悉的身影,紫色的头发,非常容易辨别的轮廓,他还没看清他的脸就知道是他。



“混蛋!你疯了吗——?!”他冲他震怒地大吼。

水顺着他头发流下来,尴尬地,狼狈地,痛苦不堪。

“我叫你为什么不答应!?”

“抱歉,我没听到,抱歉,游吾。”

他被他扶着,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带有夕阳温暖的海风轻柔地拂过。

“混蛋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

他说不下去了,他无法继续。他克制住周身激烈的颤抖,他有很多话想说。

但他无法出声,游里那双手还扶在他肩膀和腰际。

他真想把这个人活活扇死。


“对不起,对不起,游吾。”

“我们回去吧。”


“别哭了……对不起。”




 
评论(8)
热度(1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