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爱源自相遇(十三)

注意:cp甘蕉甘,人物ooc严重

 

 

蕉很可怜啊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罪恶感)不过接下来蕉会更可怜啊……(垂头丧气)

 

 

请脑补出一个扭曲的甘蓝,拿走别人重要的东西,就为了看别人伤心的样子(笑)

 

 

正常甘蓝的话请等二巡(或是其他架空设定)~

 

 

 

(十二)http://indefined.lofter.com/post/44840d_7d3b679

 

 

 

 

游里从融合次元出走之后,已经过了差不多两星期的时间。在这期间他悠哉地活着,把学院内部的通讯全部关掉,久违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私物,扔掉所有的日程安排,然后发现原来一天能如此漫长。

在这期间没有人来找他,他也没有去找过什么人。虽然有时候他会突然很想见他十代前辈,但是他想了想,又感到没有必要一定要见面。他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他知道这些都不能说。

没办法了吧……

他这样想着,徒劳地躺在床上,凝视天花板。




那天也是一样。

游里度过了无所事事的白天。然后蕉回了家,他被蕉拉了出去。

那天游斗好像是察觉了什么。

他看到游斗在安慰脸色苍白的游矢。

游斗笑的很勉强,他却莫名其妙地从游斗脸上读出一丝宽慰来。


“你觉得这件事对谁来说最不公平呢?”


他沉默不语,只感到自己内心残忍的笑意浓烈地展开。


啊啊那一定是游矢吧?









末班车所通向的终点站并不存在。



   游吾带他去了海边。虽然游里并不想去——他所知道的海是学院的海,自以为是地将那片土地封闭起来,形成一座孤岛。黑色的海水整日地翻搅,浑浊肮脏,咄咄逼人。年幼的时候面对那片海他只是漠然地感到无能为力,不晓得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也走不出去——既定的道路不容选择,也不容你感到自己是软弱的,渺小的,悲哀的,然后去哭泣,任何同情怜悯于心不忍都只是强者才能享用的奢侈品——他从未对任何人感到抱歉。

但是那片海,跟学院的海截然不同——它只是非常温和地展露出美丽的颜色,好像孩子天真的笑颜,风平浪静,晴空万里。

他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人。

“我能下去看看吗?”游里没有笑,他认真地询问。

获得允许后他如愿以偿地走了下去,走进海里。透明的海水漫上他裸露的脚背,不断涌动。水有些凉,但他依然向前轻轻踏了一步。

有点硌脚啊。
他想。

他知道游吾就在身后,他没有回头。

风吹着头发,日光从西方明亮地涌出,映着四旁几片闲暇的云彩。

“我该怎么办啊,前辈。”

他苦笑一声,眺望远方,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望见大海无际的蓝色。

好像讽刺一样,当时前辈对他说的话,回想起来,好像讽刺一样的叫他难过。即使他什么都不在乎,也不希望是这么一个结局。

并不会再死,只是像周围事物一样消失。

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


命运真像一个残酷的玩笑,深不可测,反复无常。得到与失去都只能接纳——想不出任何办法。

游斗在超量长大,他温柔,善良,隐忍,手下留情,身边有个在乎他的朋友需要他,遇到磨难就坚强地挺过,不随便向人诉说苦楚。

游吾是同调竞争社会的一员,他大大咧咧,富有正义感,生存的压力让他感觉不到周遭细微的变化,那份不敏感悄然保护着他,于是他简单地面对一切。

游矢……基础的榊游矢,父母家人朋友和决斗,失去,然后拥有,戏剧性地转危为安,为世界上任何惹人伤心的事感到伤心,非常地……热爱并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最后能保留自我的只有他。

只有游矢能留下来。

游里继续向海深处走,他不想停下。好像躯体自发地前行,他是一具注入生命的行尸走肉,义无反顾地对毁灭向往非常。

水深了。

他稍微暂停了一下,饶有兴致地看着海水的奔走。

因为很漂亮。

这时他想起游吾的话,抬眼向西方的天空望去。

“的确很漂亮。”

他一边凝视着天边一边想。

其实他对这片海域有印象,游里梦见游吾的那些晚上,这片海出现过。他知道游吾经常带朋友来这里玩。

“所以我是被他当成朋友了?”

游里心里有些疑惑。他无所谓地闭上眼睛,他不想当游吾的朋友。

水深了。


他依旧向深处走,决心不再停歇。

海水在把他往上浮,他却希望一口气沉到底。


是不是我们之中的谁死了,这个过程才会停下来?



游里想。

“反正我……”



“…………?”


游里犹豫不决地停下了脚步,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假装没听到。

然而他最后还是回了头,却只看到时有起伏的海面。

至于当游里急匆匆地赶回去,把沉到水里的游吾捞起来的那些事都是后话了。




游里说,游吾好像很生气。


游里说,他穷尽了一切想象力来向游吾道歉,但游吾还是哭了。他真搞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哭的,他费尽心思地哄他,低声下气地说了很多话,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他一向讨厌不随预料发展的不确定事物,比如说天气,比如说自己毫无理由就要消失的命运,比如说……闯入他生活的游吾——他根本不想知道游吾每天和什么人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可歌可泣值得称赞的事迹,他根本不想知道这个于己无关的人的……过往和未来。


他不要多余的温柔,他什么也不要。


游里说,过了一阵儿,游吾好像哭够了。


游里说,游吾哭够了,拉起他就往岸上走,游吾的小手好像一把铁钳,紧紧地攥住了他的手腕,他感觉很疼,但是他没有说。游吾走的摇摇晃晃,游里想上前扶住他,但是他犹豫了一会儿,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顺从地让游吾牵着,回海滩上去,然后回他们那个家——那时候游里下定决心通通接受,不再抵抗,他愉快地感觉到无形中有种像镣铐一样的东西,无情地把他们两人连在了一起。

后来他手腕上留下了一道青紫色的淤伤,久久没有消退,他满意地欣赏着那片深色的痕迹,每次抚摸都还残余着疼痛,鲜明而热烈,在他冰冷的身上,只有这个地方炽热如火。



游里说,游吾那时候被他从水里捞上来,浑身湿透,惊魂未定,明明很怕却硬装出一副气极了的表情,真是可爱死了。


游里说,他看到游吾背过身不看他,眼泪却往下掉,那时候他一下子心软了。他安心地感到那份胆战心惊的温柔只属于自己一人——他突然发现他对自己将要消失这件事讨厌不起来了。


他说,游吾好可爱啊。



然后他笑着说他爱上他了。



 
评论(12)
热度(2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