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白色和猫咪紫罗兰(一)

注意:cp甘蕉甘(对不起,我对组织说实话,把甘蓝放前面只是混淆视听用的……因为甘蓝的甘像个形容词……蕉是名词,这样说好像:甜甜的banana一样……


           角色ooc严重(扭头(其他诡异的背景设定等等再说

啊真没想到还会标这个tag呢……哈哈哈…以前的那个总感觉有点烂尾了我会好好整理一下的…


设定很有病,用梗非常老。一方猫化设定


作业BGM:coma white 古川本舗   

http://music.163.com/#/song?id=29567671

 

 

夜里气温低,游里回家的时候,觉得非常的冷。那时候天黑着,街道边上的路灯在亮,橙黄色的一点一点,从眼前一直延伸到远方。游里穿过寂静无人的公园,后来他走厌了,于是随便挑了张长椅坐下,摘下帽子放在一边。木质长椅隔着黑色的斗篷,触感很坏。当然这轮不到他来挑剔,游里叹口气,他仰头看着夜空,月亮没有出来,城市里星星也少见。四周高楼上排列着发亮的小方格。四周的树木姿态各异,垂下黑色的阴影。

 

这时候他听到树丛边上传来声音,警觉地扭头看,但是那是一只猫咪,白色的,两只眼睛望着他,猫咪从树丛的阴影里出来,四肢小小软软,俏皮地一跃,窜到游里占据的那张长椅上。

 

喔。猫啊。

 

游里把头扭回来。没管它,继续歇。过了一会儿,他诧异地发现那只猫咪走过来,自来熟一样,用两只前爪搭住他的胳膊,然后小心翼翼地跨过他的胳膊肘,趴到他腿上。

 

喔……这。

 

猫咪熟练地盘成一团,尾巴轻巧地翘在旁边。

 

…………天气太冷了。趴在木椅子上的确非常不舒服,找个人当活垫子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真聪明。真聪明。

 

游里想。

 

他细细端详着这只猫咪,白色的猫咪,背朝着他,安定下来就没有乱动,很好。身体暖暖和和,像个小火炉。这都很好。游里不知道要怎么赶走它,而且目前他还没有理由这么做,他也挺冷的。活物真好,恒温的会发热,这比跟他那些地狱客户打交道来的好多了。

 

但是这时,游里歇够了,他要回家,他看看大腿上这只猫,感到一阵纠结。他有点犹豫,伸手摸了一下它,猫毛手感真好,也是暖暖和和,同时游里感受到猫咪身体在有规律的起伏,那是它的呼吸,平稳温热。

 

……竟然睡着了。

 

游里拍拍这只他腿上的猫,企图把它拍醒,他虽然如愿,猫咪醒了,但是只是懒洋洋地扭头看看他,友好地冲他喵了一声——然后继续团起来睡。那意思翻译出来大概是要再睡五分钟。

 

被晾着继续当垫子的游里歪歪头,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耐心地等待猫咪再次睡熟。游里松开斗篷,轻手轻脚地把猫咪裹起来,他把它带回家了。

 

 

猫咪回头看他的时候,游里一瞬间看到,它有一双挺好看的蓝色眼睛。怪可爱的一只小白猫。

 

 

 

 

 

 

天气冷了,天气实在太冷了。游吾心想。气温刚开始降下来的时候他还没有感觉,也没有考虑到哪里过冬,现在却不得不开始考虑这件事,他原本以为冬季的低温根本不算什么——游吾不是很怕冷,直到十二月他还穿单裤,也从来不用手套,围巾什么的,原来的每一个冬天他都是这样,但是今年例外。

 

游吾是孤儿院的孩子,也就是说,有记忆开始他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亲人。上学回来别人都是回家,他就要回设施去。设施里他这样的多了,所以游吾也不是很介意这件事。对于设施,他虽然说不出哪里好,但是的确很有感情。所以他一成年就离开了这个地方,来到这座城市。一边打工一边继续学业,然后他毕业,打算就在这边安顿下来。

 

事情要从今年春天说起,那天游吾刚去面试完,感觉良好,心情愉快,他回到自己租的房间去换了身衣服,约女孩子跑出来玩。见面的地点在公园旁边,在等她的时候他有点无聊,就在公园里乱转,后来他找了条长椅坐下,发呆似的盯着眼前不断流动的喷泉,水柱从上空落下,又从下方生成,过程中溅出闪光的水珠。刚入春气温回升,阳光的暖意触到他身上,非常的舒服。他等待着,然后收到了女孩的短信,说是抱歉来不了。他被放了鸽子。

 

没事没事。

 

游吾回复她,之后关上手机,他不介意自己一个人,这一定只是偶然,他的前景一片光明,春天来了,气温回升,再过几天,粉色的樱花就会开放,他可以到时候再约她,这很好,刚才的面试感觉不错,他有自信一定能很快就接到录用通知,这也很好。

 

慵懒的困意开始向他袭来,下午一点零五分,这是睡觉的好时光。又是春天——春困夏乏秋盹冬眠……跟时间没什么关系,一年四季都是睡觉的好时光。他想是这么想,游吾只是要稍微晒晒太阳,顺便闭上眼睛,他不会在公共场合睡觉。游吾靠着长椅,合上眼睛感受看不见的春意,人们来来往往,他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同时盘算要买些什么回去当晚饭,上次煮的不知道还……

 

游吾睡着了。

 

那是一个很长的梦,他看到这时应该还没有开放的樱花,在梦境中一团团满满地开放,粉白粉白的花瓣随风飘落。他看到自己在笑,却不晓得理由。在梦中没有逻辑可言,也不会意识到有什么异样,若有若无的香味在四周弥漫,

 

 

“你知道吗,樱花是蕴含有魔力的。”

 

他在笑。斟酌着语气。

 

“有这种事情……我怎么……”

 

 

 

游吾醒来的时候,他几乎要忘记了刚才梦到什么,他努力的回想,只记得自己看到了樱花。可能和他之前在想着要去赏樱有关系。他打了个哈欠,看到天有些晚了——不好不好睡着了,要赶快回去才行。

 

 

游吾那安排得当的大好人生,在这时候出现了转折。不过可能转折很早就发生了,只是他没有发现。

 

首先他让觉得不对劲的是衣服,他自己被埋在衣服堆里,好像整个人小了一号。同时游吾留意到路人有的在看着他,不是那种目光假装无意的一扫,而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有的还露出了笑容。这都让游吾感到十分不适,跟陌生人对上目光,一般谁都会回避的才对,。他赶紧低下头,却发现自己脑袋之下的,是毛茸茸的一片,他伸手出来,却看到一只雪白的爪子。

 

卧槽这怎么回事!

 

他震惊之际不由得出了声,但是自己发出的却是短促尖细的,小动物似的声音。

 

"喵?"

 

“喵喵喵喵呜…………!!”

 

啊啊啊啊啊啊————!!!??

 

主人公突然变成一只猫咪这种事,好像是小说漫画里的情节,这种展开不仅老套庸俗,而且接下来要用的梗读者一目了然——大概过了三天左右游吾猫咪才接受了这个现实,他真的变成了一只猫咪,白白的毛儿,蓝色眼睛,真他妈可爱。这时候游吾猫咪蹲在那条绕了公园半圈的小河边上,看着自己映在水面上那个猫耳朵猫身子的倩影,他伸出猫爪把影子打个粉碎,心里在问候上帝他老人家的母亲。

 

这事儿没发生在自己身上,谁都觉得有趣。但是游吾猫咪简直想要他妈的大哭一场,他的饭碗他租的房子他的妹子他………他他妈的什么都没啦!他想起发生异变(变异)的当晚,猫咪游吾呆呆地待在自己的衣服堆里反应了好久,天黑了他才悲痛地说服自己,时间在流逝,他这不是做梦。后来猫咪眼睁睁地看着路过的好心群众把他的钱包手机还有一整套衣服都交到失物招领处去,游吾猫咪的心碎成了渣渣,捡都捡不起来。

 

 

变成猫咪的游吾依然是游吾,他很快振作起来,只要不死,人就得想办法活下去,猫也是一样。他适应的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惊讶,不愧是他游吾,连当猫咪都如此得心应手。公园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每天不乏给流浪猫喂食的人,粮什么的不用担心。就是每天有人摸他,弄的游吾心情复杂,好几次,有年轻漂亮的姑娘们争着揉他的毛,游吾猫咪在享受之余郁闷地感叹自己这错的离谱的桃花运来的真不是时候。有时候也有人把他抱起来,或者放在腿上揉,他瞅瞅这人坐的那张长椅就是他当时坐的那张,一时陷入了古怪的纠结中。时间一久。他几乎要忘记自己曾经是个人类,也许作为人类的时候才是梦一场。但是那些记忆是那么清晰,而且猫咪游吾听得懂话,这些都提醒着他,过往是事实。

 

冬天来了之后天气冷了,有时会连着好几天下雨,还是人类的时候游吾对这样的冬天没有什么感觉,是猫的时候他就变得对气温很敏感。不仅是冷令人难以忍受,公园人少了许多,自然也少有人来喂食,他经常饿肚子。刚变成猫咪的时候他满脑子盘算的都是要怎么变回去,但是现在要混个温饱是最重要的事情。

 

半夜的公园很少会来人,游吾猫咪躲在树丛里,路灯投下的光柱照在旁边的长椅上,好像舞台剧的布景。这时他看到一个人没精打采地走过来,坐上那张长椅,自顾自地叹了口气——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能见到一个活人在外面游荡让猫咪有点欣慰,于是他过去向这人打了个招呼。可是没想到这位看了看他之后就把头扭了回去。

 

灯光下猫咪看到,这人一身黑衣,穿的不像好人,看不太清脸。帽子去掉之后露出一头奇形怪状的紫毛儿,顶上还有两绺儿蔫蔫地搭在一边。看了游吾一眼就没再理他,这让猫咪有点不爽,以前他稍微靠近一下就能把别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于是猫咪爬过去趴在这位路人的腿上去了。这可比踩在硬邦邦的椅子上舒服。

 

按照游吾的经验来说,猫咪趴到人身上的时候,这人就会开始玩猫,一般就是摸摸身上的毛啊还有耳朵什么的,也有的会抱起来。可是这位依旧无动于衷,猫咪瞥见他好像有一点惊讶,可是那之后就没什么反应了,甚至也不摸摸他,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不过猫咪游吾本来就不太喜欢让人家摸来摸去,这位路人和他意外的波长契合。什么也不做就老老实实地给猫咪当垫子。不一会儿猫咪有点困了,这人的腿让游吾猫咪久违地回想起他还是人类时睡的软软床铺。他做着乱七八糟的梦 。感觉混乱。

 

 

 

后来猫咪感受到后背上有手在摸,有点得意。哈哈哈不是他吹的,其实游吾对自己猫咪的样子很有自信,他自己见了都喜欢,如果人类时的游吾见到一只他这么可爱的猫,一定也忍不住要摸一摸。终于这个人也……

 

 

快起了快起了,我要回去呢。

 

猫咪回头看见一副这样的表情,大概是个这么意思。这时候游吾看清了这个人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他挺眼熟的。猫咪这时睡的还有点迷糊,他有点忘记了自己现在是猫。

 

别吵再睡五分钟……

 

 

“喵喵呜……”

当然他的话变成了声猫叫。

 

 

 

下次游吾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公园了,他发觉自己趴在沙发上。下面垫着一件黑色外套。应该是刚才那个人身上的那件。

 

室内。好暖和。

 

他愣愣地想。

 

以前游吾猫咪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契机,有人想要把他捡回去。这时游吾往往坚决反抗,他曾是自由的人类,变成猫咪也是自由的猫咪。不希望自己成了谁家的宠物。但是没想到让这个看起来对猫咪没什么兴趣的人给捡了回去,还是个男的——卧槽是个妹子也行啊没准还能一起洗澡呢这不是常见的福利展开吗而且受益人是他。

 

猫咪游吾轻巧地从沙发上跳下来,想找一下大门在哪儿,有可能的话他想跑路去做野生的。

 

“哟,醒了啊?”

 

猫咪回头看见那个人了,就是公园里那个。这人从里屋走出来,走到猫咪旁边蹲下来,手上拿着什么东西,游吾怀着复杂的心情打量着这人的脸——就是这货把自己给捡回来的。这时猫咪被抱了起来,游吾不太舒服,因为这人抱的很不专业,猫咪在这个怀抱里扭了半天,想要挣脱出去。然后他突然发现这人手上拿的是一个项圈。

 

卧槽来真的啊——!!

 

游吾猫咪挣扎得更加猛烈了,猫爪子在空中乱挥。他可不想戴上这玩意儿,真是奇耻大辱。然后他就听见这位准备给他当饲主的家伙有些惊讶地发出声音,猫咪挣扎的时候给这人脸上留了几道。

 

猫咪从这人怀里跳下来,有些内疚地看了看这位准饲主,游吾猫咪下爪子没个轻重。他当时用劲儿挺大的,肯定特别疼。他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应该稍微妥协一下。猫咪把跑路的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不想戴就算了。”

 

这位仁兄用无奈极了的语气说,他坐下来,把那个项圈放到茶几上,往后一靠就没有理踩这只猫。这都让游吾感到不安。猫咪看到茶几上放着一把剪刀,散落着皮革的残片,甚至还有几片撕得歪歪扭扭的创可贴。突然有些内疚。没想到这人其实还挺上心的,看起来虽然不喜欢猫咪,原来只是表现的矜持而已——真的不喜欢也不会把他带回来了嘛!他认为自己应该有所表示。踌躇了一阵,猫咪跳上沙发,爪子拍拍他的准饲主。并在这人反应过来之前窝在了他怀里。

 

“哟?”

 

猫咪听见轻轻的笑声。他抬头看看他,准饲主露出一副和善的笑容。游吾这时清晰地看到了他的脸。眉眼弯弯的,底发是樱花一样的粉红色,眼睛也是一样,半睁着对他笑。

 

这次这位准饲主抱的就很好了,游吾心想,他趴在他怀里很舒坦。为了鼓励饲主的进步,他示好似的摇了摇尾巴。然后听见他的饲主咯咯笑起来。

 

 

“我听说猫咪摇尾巴是表示讨厌呐,你为什么一边摇尾巴,一边往里面钻呢?”

 

 

诶,是这样吗!?

 

“喵?!!”

 

猫咪的摇啊摇的尾巴顿时垂了下来。游吾有点尴尬。

 

 

“……难道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的饲主腾出一只手来摸猫咪的毛。

 

 

“喵喵!”

 

游吾猫咪对此表示否认。

 

 

“啊啊,对不起啦?”饲主笑着。

 

 

“……其实刚才骗你的。”

 

 

“喵——??!!”游吾猫咪才发现他饲主的笑容其实相当不怀好意。

 

 

“嗯,骗你的。猫咪摇尾巴不是代表讨厌……啊!”

 

 

于是他饲主的脸上又多了一道爪痕。

 

 

 

“好啦好啦别生气~”

猫咪不满地把头扭到一边去。可惜游吾猫咪不知道,他饲主的这句话不是针对刚才那番居心叵测的言论——在猫咪扭头不看他的时候,这位混蛋饲主神不知鬼不觉的,左手就拿上了那个项圈,趁其不备套在了猫咪的脖子上。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你他妈的别生气是这个意思啊!!!

 

猫咪气炸了。

 

“哈哈哈好啦好啦这样你就是我的猫啦!!”

 

饲主很开心。

 

“喂?别生气?”饲主半开玩笑的口吻有点认真。

 

 

“别生气了?”

 

猫咪不理他。

 

 

“啊对了,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游吾猫咪要哭了,他真的不想戴项圈,也不想给说成是什么人的所有猫。而且他有名字的。果然他还是跑路比较好,这哥们儿是个混蛋。他确认了。

 

 

“唔……叫什么好呢?”

猫咪哭笑不得地等待这位混蛋饲主认真的思索——肯定不是什么好名字。

 

“呃,由纪?”

 

——你大爷啊!!!我是爷们儿啊!!

“喵喵!!”

 

游吾猫咪简直想扑上去撕了他。

 

“那……虎次郎?”

 

“喵喵喵!!!”

“秀吉?”

“喵喵喵喵!!!!”

 

 

 

“啊对了……你白白的呢~要不就叫雪……”

 

 

饲主玩世不恭的语调突兀地停下。猫咪有点奇怪,他本来还等着拒绝下一个破名字呢。但是这人突然就收了声。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神色。

 

 

“…………”

 

“那叫融合「ゆうごう」好咯?”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游吾震惊极了。

 

 

然而他坐在沙发上的准饲主也是这个表情。

 

 

 

 

 

 

故事是这样的:游吾曾经是人,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一只猫咪。他一直都在寻找怎么变回人类的方法,一直都没有成功,直到这个瞬间——「ゆうごう」这个发音从这位把他捡回来的人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这人目瞪口呆地盯着他。游吾也特别吃惊自己怎么就这样变了回来,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竟然以这种形式得到了手。

 

“哈哈哈哈!!!你的名字叫做融合「ゆうごう」啊?!!!”

 

他的那位饲主爆出一阵狂笑。

 

 

“不对!不是融合「ゆうごう」!!是游吾「ユーゴ 」啊!!!”

 

 

 

游吾脸都气红了。

 

“你听我说其实我不是猫!!我是……!!”游吾有一肚子话要说,他自从变成猫咪后就只能喵喵叫,根本说不出话,所以他现在特别激动,想把自己悲惨的坎坷遭遇全部给面前这人讲讲听听。他也有很多疑问……总之……!!!!

 

“好啦,我知道了。融合。”他的饲主拼命憋住笑,一本正经的说。“你能不能先穿上点儿我们再说话?”

 

 

“喔……………………?”

 

狂喜之余游吾尴尬极了。他变成猫咪时候衣服都堆在旁边了,那他变回来的时候…………肯定嘛……!!让这位仁兄看了个精光。

 

 

 

 

让喜欢的女孩子穿上自己的白衬衫是男人的梦想,但是事情到游吾这里反了过来,他穿着的是人家的衬衫,浑身不自在,一度感觉自己的破肩膀会把它撑破。

 

 

“呃,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游吾。”

 

 

“嗯,我知道。”

 

 

对面那位饲主……啊不对,已经不能这样叫了。对面那位紫头发的仁兄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的名字是?”

 

 

“游里。”

 

 

“那个……就跟你看见的一样,其实我不是猫啊!我是一个人!然后有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那样!然后你把我捡回来了!!然后我……居然就变回来了!怎么说呢谢谢啊!!!”

 

“……你不用这么激动。”

 

那个叫游里的人在微笑。蔫掉的呆毛有一根稍微翘了一翘。

 

“真的!真的!谢谢你!!那个……衣服能借我用一下吗?呃,我需要……赶紧回去!以后我一定洗干净还给你!!”

 

游吾有点语无伦次。他想的是赶紧借身衣服回去看看他租的房子怎么样了,希望房东不要以为他已经死了,然后把那屋交给了别人,然后他要赶紧去公园把他那被好心人交到失物招领处的财物拿回来。

 

 

“你打算出去吗?这个样子?”

 

游吾突然觉得游里笑的特诡异。

 

 

“那个……所以说,能借我一套衣服吗?”

 

 

游吾有点不好意思。他不仅是借一套衣服,估计连内裤他都得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衣服什么的你不是正穿着吗?已经借给你咯?”

 

“呃,那?”

 

 

“你去照照镜子?”

 

 

5分钟后游吾彻底从重新做人的喜悦中脱离了出来,他咬牙切齿地说怎么能这样不带这样的啊这个死老天爷。

 

 

镜子里的游吾跟以前一样,蕉样的刘海都丝毫未乱,但是脑袋上多出来一对儿猫咪耳朵,和他黄蓝两色的头发浑然一体。

 

卧槽我原来还是只白猫呢……游吾哭丧着脸感叹。

 

“其实这不挺可爱的?”

 

游里站在他身后调侃。他在镜子里看到他在捂着嘴偷笑。

 

 

可爱,可爱,真他妈的可爱……可爱个屁啊他一个大老爷们被人家夸可爱真是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你说这能变回去吗?”游吾悲伤地问游里。

 

 

“我会知道?”游里笑笑说。

 

 

“诶对这个项圈能给我取下来吗?”游吾留意到他脖子上还栓着那一圈。他回头望望游里说。

 

“不行。”

 

“诶?!”

 

“开玩笑啦~”

 

游里笑笑,把手伸过去,拨弄项圈的开锁部分。游吾发觉这人手真凉,又特别纤细,几根手指上贴着创可贴——他才想起那个项圈是可能是这家伙自己做的,捡到猫咪回家养,可能他也挺期待的吧,他不自觉想象起来,站在他对面的这个人,是以怎样的心情,去制作那个项圈的——看到那些伤口就知道,这家伙明明笨手笨脚……

 

“好了吗?”

 

 

“不行,解不开。”

 

游里耸耸肩,“我够不到开锁的地方。”

 

 

“要不我用剪刀剪开?”

 

“……算了。没事,戴着就戴着吧,以后我来想办法。反正也不勒。”游吾拒绝了这个选项。

 

 

 

“诶,那个……”

 

“怎么了?”

 

游里把手从游吾脖子抽回来。

 

 

“那个……抱歉啊?你是不是本来挺想养猫的……?”

 

 

“啊?”游里笑着。“没关系没关系。你能变回来这不是挺好的吗?”

 

 

听了这话游吾有点感动,他觉得这人还是挺不错的。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这样能出门?”游里看看游吾头上那对猫咪耳朵。

 

 

“呃。”当然不能。

 

 

 

“先住我家?”

 

 

“可以吗?”

 

 

“当然咯。我捡你回来的嘛。”

 

 

 

游吾看见,面前这人在笑。这个叫游里的人似乎很喜欢笑。有着小男孩儿一样的调皮笑容,呆毛柔顺地倒在两旁。于是游吾很正经地说了声请多指教打搅了什么之类的话,然后他看见这人笑的更开心了。这都让游里看起来很嫩,一副不经世事的样子。

 

“嗯嗯,请多指教~”

 

 

游吾关于游里的记忆就是从这里起点的。当时他有很多奇怪的预想,也许这是时间问题,游吾很快就能变回来,完完整整地变回正常人的样子。游里是个暂时收留他的好心人,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也许比他小一点儿,等他恢复以后,他们可以做个朋友什么的,游吾可以请他吃饭,来报答当时收留自己的可贵情谊。

 

 

不过可惜,游里关于游吾的记忆并不是这样。

 

 

 

 



 
评论(4)
热度(4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