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白色和猫咪紫罗兰(二)

注意:cp甘蕉甘(…………)


…对不住了!!………这样搞很糟心…!很诡异!……但是忍不住啊!想改走向,但是一改就BE…(扭头

    

 






游吾小时候一直待在设施里,从那种地方长大,他就变得很容易看开事儿。设施里的孩子没有亲人往往存有原因,而这些原因一般都是身体问题——贫穷的父母没有能力负担治疗的费用,就把他们抛弃了。在这些孩子里游吾是个意外,他身体健康,后来他能顺利离开设施也是这个原因,除了身世,他与外面的孩子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有一天他终于明白这其中的区别——设施曾经暂时收留过一个走失的小女孩儿,跟游吾差不多大。本来那孩子因为跟父母分开一直很惊恐,看护员怎么哄都一直哭。游吾硬是超常发挥他将来才应该拥有的撩妹技能,把她哄好了。后来那孩子的父母来了,把她接走,然后那女孩儿就开开心心地离开了,走的时候冲他挥挥手笑着说,游吾哥哥,再见。

 

再见。

 

 

他呆呆地望着这一家三口离去的背影。那个女孩的父亲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母亲走在旁边。这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悲哀钻到他的心里来,特别难受。他笑着和她道别,后来却忍不住哭了,旁边的看护员赶紧过来哄他。当时游吾个子小小的,穿着夏天的短裤和衬衫,他之所以还记得这件事情是因为当时眼泪没有地方抹。

 

 

当时设施的看护过去安慰他,拍拍他的脑袋把他抱在怀里。后来给他讲起了故事,这对于人数庞大的设施来说是一种优待,于是游吾擦干眼泪,很老实地听着。他本来以为这次也是那种经常讲给小孩子听的,小白兔大萝卜的故事,但是可能是要他迅速从泪水中平静下来,看护给他讲的故事十分诡异。听得游吾毛骨悚然。那个故事名字叫做蓝胡子。

 

……不要打开那边的门。

 

 

 

 

“你不要开那边的门。”

 

后来游里对他说。这是游吾那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临时同居人。这时他的表情罕见的认真。

 

“呃,那个房间怎么了?”

 

“那不是房间,那是大门啊。你觉得你这样能出去吗?可别被动物园什么的抓走了。”游里笑着戳戳游吾那对猫咪耳朵,它们很识相地塌了下来。

 

“也许我可以戴帽子……”

 

“我不会借给你的。”对方拒绝的很果断。“我也要用啊。”

 

“喔…………”

 

游吾有点沮丧,然后他看到,游里突然笑了。

 

 

 

 

 

游吾的经历波澜起伏,他先是人,然后不知怎么的变成了一只猫,后来他变了回来,却留下一对儿猫耳朵,因此不得不住在别人家里——这简直荒谬,他自己的耳朵已经够用的了,竟然还能再长,这对耳朵给他带来很多麻烦,比如说睡觉会有点硌,洗澡时也必须小心一些。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想给旁边这个人讲讲自己波澜起伏的经历,但是这厮老打哈欠。说起来游里家房间很多,但只有一间房有床。他们两个只能挤一下,值得庆幸的是被子有备用的。

 

 

“诶你在听吗?”游吾枕在枕头上,变成猫咪之后他都没睡过床,正沉浸在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中,兴奋的睡不着觉。

 

 

“…你继续。”游里说。游吾瞥见他往被窝里又钻了钻,比起游吾,这家伙才更像一只猫。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对方半天没有反应。游吾伸手拍了拍他。

 

“你要睡了吗?”

 

“…………我明天有工作。”

 

“诶?!……抱歉啊!我以为你还是个学生呢……”

 

“我不是。”

 

游里翻身过来,这把游吾吓了一跳,黑暗中他似乎可以感受到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呃……?”

 

“没事,晚安。”

 

 

 

第二天游吾起来的时候果然没有看见他,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走的。

 

 

 

 

 

游里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年纪轻轻,自己住很大的房子。房子里有很多房间,而这些房间上的门,全部都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很多都上了锁。

 

 

 

 

“融合,我回来了。”

 

“……融合?”

 

“我带猫罐头回来了哟?”

 

游里有点纳闷,他拎了一塑料袋儿的鳗鱼便当。

 

“我不是融合!”

 

游吾声音从里屋传出来。同时还有一些别的声音。

 

“诶,你在干嘛呢?”游里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里面去。看到一个背影,猫耳朵在头顶一晃一晃。他才反应过来那一直持续的声响是锅铲的声音。

 

“喂你别糟蹋我家厨房!喂……!”

 

“嗯?”

 

游吾回头看看他。“怎么了?”

 

炒锅里香气四溢,嫩嫩的鸡蛋堆在分布均匀的米饭上,混着青豆和切成丁的火腿。怎么看都没有可挑剔的地方,

 

"你会做饭?"

 

游吾听到身后的人反常的惊讶语气,蹭过来的头发挨着他的脸,感觉好奇怪。

 

"融合你是田螺姑娘吗?"

 

"不是融合!"游吾有点恼了。

 

"看不出来~"

 

游吾回头甚为不满地看了看游里。

 

"你挺能干的嘛?"

 

"诶?谢谢……"原来是这个意思。居然是在夸他——白吃白住游吾不太好意思,当然要找点活干,他从那些怪房间里把厨房找出来,又发现冰箱里还堆着一些材料,就凑合凑合试了一下,本来游吾自己住的时候就会自己煮饭,其实这就是简单的炒一下而已,不过被夸了他还是有点开心。

 

 

 

 

 

 

 

游里家的厨房很久没用了,自己住干什么都嫌麻烦,他往往是在外面解决或是买便当。当时他把猫咪带回来的时候心里其实有点纠结怎么供应伙食,没想到游吾自己就能下厨——进家门的时候他闻到饭菜的香味,有一瞬间游里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过去,看到游吾他才安下心来——猫咪仍然乖乖地呆在他家里,哪里都没有去。游吾脖颈上挂着那个黑色项圈,皮革上镶嵌的金属扣闪着亮光,从背后看着有种奇妙的美感。

 

 

我不会取下它的。可是如果有一天真的要这么做,该怎么办?

 

 

——游吾会恨死我的。

 

 

 

 

 

 

 

漫漫长夜,天那么的黑,又是那么的冷。细碎的星几乎看不清楚。压抑感逐渐缠绕在他身上,越来越沉。很难想象这片土地还有春暖花开的时候。

 

游吾是个奇怪的人,游里第一次留意到这人是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他看到他在哭,哭的很厉害。

 

 

 

 

 

 

 

 

 

房间里挂着一件老式的挂钟,指针一圈圈地转,透过玻璃罩,木质的钟框边上显着黑色的数字,浓重的好像笔画上去的一样。钟摆有规律地摇晃。

 

 

"你一个人住啊?"游吾问。

 

"嗯。"

 

 

"那原来呢?"

 

 

“和前辈。”

 

 

“前辈?”

 

“嗯。前辈。”

 

 

游里声音很好听,游吾接着问下去。

 

"工作上的前辈?"

 

"不是。只是我这样称呼而已。"

 

"那……"

 

"别问了,游吾。"

 

游吾愣住了。他旁边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的表情,只是语气不引人注意地僵了一下。他的笑好像一副面具,戴在脸上。

 

这里是边界。

 

 

"前辈早就不在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游吾在想事情。他们当时的对话并没有戛然而止,但是关于刚才的话题,游里什么都没说。游里说很抱歉,他并不是那个意思,然后就没有后续了。游吾也有前辈,设施的学校里的,那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后来游里说,他也呆过设施,不过最后离开了那里,就是前辈带他走的。

 

收养。

 

游吾呆呆地听着。

 

 

“…你的前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不自觉地开口询问。

 

游里摇摇头,表示不好形容。

 

 

 

 

“好啦,睡觉吧猫咪。没有什么好听的。”游里笑笑说。

 

“……” 

 

 不是猫咪。

 

 

 

游吾心里很不好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原本以为这人只是远离父母外地工作,没想到他跟他一样,一开始就没有那种东西。比起一直留在设施,被收养应该会是一个美好的开始,但是没想到收养他的人也离他而去。

 

真的很抱歉问这些。

 

 

 

 

“没事啦,你在想什么?表情怪怪的。”游里伸手摸了摸游吾的猫咪耳朵,顺着毛的触感让游吾觉得很心酸。

 

“果然还是猫咪好啊,你还是不变回来比较好玩。”游吾听到游里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

 

“……才不好玩呢!我又不是你的玩具……”

 

“你呆在公园的时候,也有人经常摸吧?”

 

“呃。”

 

“我摸不行?”

 

 

“……我现在是人啊!”

 

“喔…现在是人啊?…真可惜~当时抓住机会多揉一揉就好啦。”

 

游里笑着说。

 

 

 

 

 

 

 

虚假的月光隔着透明的玻璃洒下。午夜过去,已是凌晨。游里轻手轻脚地把被子掀开,从床上爬起来。他睡不着觉,于是坐在床边上等待黎明。被子的边角有着暗淡的褶皱,里面的游吾还沉浸在睡梦之中,猫咪耳朵耷着。这时游里想起当时把游吾猫咪带回来的时候,游吾也是这样睡的很香——夜晚是公平的,合上眼睛,再睁开,一切都会重新开始。没有谁能停下时间,永远留在某个时候。

 

 

一直努力想要忘记的事情,重新被他想了起来。

 

 

 

 


 
评论(6)
热度(3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