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调融合】直率的幽灵(下)

注意:cp  甘蕉甘

          角色ooc 严重(因为背景改的太多了。)


衷心感谢读到最后的各位!!!不是什么有趣的故事……真的非常感谢!!!(哭着)我真的好喜欢他们……!!




(上)http://indefined.lofter.com/post/44840d_ad45007

 

(中)http://indefined.lofter.com/post/44840d_b0bafc4












 

二十八

对于游吾来说,决斗是能给他带来笑容的东西。他很强,很厉害,他自己知道这一点——乘在D轮上,感觉特棒,他逆着风,透过头盔凝望前方。速度带来的畅快感能把他所有无谓的烦恼磨灭。他是自由的,不受任何理由羁绊。他的人生单纯而有力量。

 

整件事都匪夷所思。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游里就从他认识的一个人,他的兄弟……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他细细地回忆每一件事——他觉得慌,他觉得委屈,他觉得心动,又时常觉得,非常的沮丧。

 

当时他的目光在传单上久久停留,他预感到了游矢的那句话。

 

决斗是能给人带来笑容的东西。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坚信这一点——触到卡组的一瞬,所有疑问都消失了。对于决斗者来说,这是比语言更好的交流方式。

 

他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自然地笑了出来。游吾仿佛能够看到那人惊愕的眼眸里映出的自己。这时他忽然释然了。

 

 

如果一起赢到最后了就去道歉吧。

 

 

他本来是这样想的。

 

 

谁知道他们竟然能在一对一的淘汰赛上遇到,太可笑了。胜负这种东西是相对的,他输掉的话游里赢,他赢了的话游里输,无论如何,一起打到最后都不可能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混蛋能表现的那么冷漠——游吾入戏太深,他忘了他们本来就不是一帮人。再多的借口都显得蹩脚。

 

 

"我的回合!"

 

他大吼一声,抽出一张卡。

 

 

 

游吾转动指尖,大声念出效果,并发动了它。立体影像投射出几道绚丽的亮绿色光。攻击破坏,效果拔群。

 

他看到烟雾散去,那人的身影仍讽刺地立在他面前,隔了一段距离。他看到游里一脸坏笑。游吾咬紧牙关,后退一步说回合结束。

 

那个人的傲慢是有原因的。强大是他傲慢的根源。

 

 

他的攻击被成功防住,甘蓝场上的怪兽无言地宣告他这个回合的努力化为了徒劳。翻开的盖卡闪闪发光。

 

 

 

 

 

 

游吾说,他对面游里的身影让他很容易想起游斗,或者是游矢,他第一次发觉,他们那么像。

 

 

 

但是游里就是游里,不是任何其他人。时隔多年,他们终于等来机会,重新认识彼此。却是以这样的方式逐步接近。

 

 

——攻击爆炸发出的巨响在他耳畔炸裂,怪兽效果的发动旋转形成绚丽的风暴。

 

 

而他们仿佛就站在暴风雨的中心。

 

 

 

什么时候真的下起了雨。半露天的剧场缓慢地打开顶部遮板。在这个过程中看台上有些骚乱,人们仓促地撑伞躲雨,而他们两个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在那里动都没动,继续回合——剧场的顶部合上之前,倾盆大雨已经把他们浇的透湿。

 

 

“游吾,你要非常认真地跟我打。”

 

 

赛前在看台上的时候,游里笑着对他说。

 

 

“我会全力以赴的。”

 

 

 

 

二十九

 

 

 

"我发动这张卡。"

 

熟悉的声音在游吾对面响起来。发动魔法卡融合。

 

 

终于来了!!

 

 

游吾攥紧了自己的手牌。

 

 

 

 

紫色的龙出现在游里场上,在它扭曲的身上,明橙色的光珠诡异地亮着。

 

 

 

三十

 

 

招出自己的龙到场上的时候,蕉那边有水晶翼。

 

那是一条多好看的龙啊。

 

终于抽到卡的时候他心里笑了笑,这个发音总让他想起某人。好在他的龙的名字里,融合是Fusion,而不是Yuugo。

 

快点结束吧。

 

 

 

“游里等一下!!!”

 

 

在他发动那个自认为可以毁掉这场决斗的效果之前,他听见对面游吾的声音大声冲他吼道——还有他身后传来的,刺耳的电流声。

 

 

 

 

 

他本能地想要回头确认,断续耀眼的白色充斥了视野。那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他被一股力道粗暴地掀倒,身体砸在地上。然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三十一

 

 

 

 

黑暗中嘈杂惊慌的骚乱声灌进耳朵,游里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后脑勺狠狠地撞了地,疼痛先是整个的覆盖,接着毫不留情地直刺神经。他差点没昏过去。

 

 

 

他终于反应过来,近在咫尺的沉重喘息,还有压在自己肩头不断颤抖的臂膀。

 

 

 

 

 

“怎么了……?到底…”

 

 

 

“…电箱爆炸了。场地后面那个。”

 

 

 

 

 

什么也看不见,他仿佛丧失了视觉。只是那个声音在离他很近的地方说着,根本不用费劲寻找。

 

 

 

“…然后现在,好像停电了。”

 

 

 

那人干涩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喂…你没事儿吧?”

 

 

 

 

 

 

 

 

 

 

 

 

 

游里想不明白,当时游吾是怎么在那一瞬间冲过来把他扑倒的。决斗场地很大,他们中间隔着很长的距离。直到备用电源启动,线路恢复正常,剧场重新亮起来的时候,蕉还是有点儿喘,心脏跳的跟要爆了一样。他看见他满头的汗。脸色差的吓人。

 

 

 

他没被爆炸所波及,倒是被蕉撞倒,脑袋磕住了地板,快痛懵了——真是发生大面积漏电的话,游吾这样做不仅救不到他,还会把自己搭进去——他没能这么说。只是觉得蕉特别傻。游里第一次,发自内心地这么觉得。

 

 

 

 

 

 

 

三十二

 

 

 

外面天黑着,下着雨。游吾纠结地看向剧场外面。这雨下的跟世界末日一样,劈头盖脸地浇下来。人们在稀里哗啦的雨声中仓皇四散,几个披着黑色雨衣的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

 

 

 

其实要不是停电,他连天黑了都没注意到。

 

 

 

 

 

他这样想着,继续倚在窗边,安静的发呆。

 

 

 

 

 

 

 

蕉和游里这场决斗没有打完。刚刚他和甘蓝在大赛负责人办公室和人交涉。剧场的立体投影设施烧了,这可能因为是他们打的太久,也可能是因为中间有一段时间下雨,在剧场顶部合上之前,设施进了水的缘故。更可能的情况是两者都有。

 

 

 

设施线路烧了,这个场地不能用了。修复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他们没打完,这又打乱了明天的赛事进程。

 

 

 

 

 

 

 

负责人皱着眉头。蕉有点怵了,心想可千万别叫他们赔才好。那个破烂设备他可赔不起。估算了一下费用游吾感到有些内疚。他本来想说声抱歉,游里面无表情地拦住他说,游吾你先出去一下。

 

 

 

 

 

 

 

蕉愣了,他乖乖地出门,在外面等。他靠着墙,老老实实地站着,偶尔悄悄把脚尖翘起来,又悄悄放下去。他探头向外面望,雨依旧下的很大,但是疏散的人群在一点一点减少,最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这让他回忆起那一天。他和游里站在剧场门口等游矢。当时也是这样,他觉得自己等了好久——游吾胡思乱想了一阵,然后他听到门响,游里推门出来。游吾看到,游里有点惊讶,脑袋上的甘蓝叶子轻轻抖了下。游里说你怎么还在这儿。

 

"不是你叫我在外面等吗……"

 

游吾愣愣地说。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和雨声交织在一起。

 

 

"喔。"

 

游里眯起眼睛。游吾看不出来这人在想什么,以及这是什么表情。他看到他紫色的制服上深下去的一片,水痕没有干透,还留在上面,还有袖子上好看的褶皱,弯弯曲曲,自然地纠结着。

 

 

 

天知道甘蓝是怎么谈妥的。总之事情解决了,他没透露多少,只是说没事了。明天换场地。

 

 

 

 

 

 

后来游吾把自己泡了水的手机晾干修好,重新开机之后,他发现了游里那天发给他的短信。要他别再等了赶快回去。

 

 

 

 

 

三十三


快过了限定时间,他们冒着暴雨一路狂奔到车站,半干的衣服再次被雨水浸透,但结果只是气喘吁吁地目送最后一班车离开。

 

"可恶…就差一点儿…!"

 

游吾抹掉脸上的汗和雨水。感到非常不甘心。他蕉样的刘海被打湿,狼狈地耷拉下来。他甩甩手把它们撩上去,省得碍事挡住脸。

 

 

"……怎么办?"

 

他扭头问那边同样被淋的透湿的甘蓝,这人体力好像没有他好,失去了原有姿态摊在站台的椅子上喘气儿,看起来累的够呛。

 

 

"我不知道。"游里说。

 

 

"要不我们回剧场那边?我的D轮停在那边地下室里。"

 

"下这么大你敢开?"

 

"……也不是不行。"

 

 

"省省吧。你上次翻车没翻够吗?"

 

游里恼火地瞪他一眼。却是戏谑嘲笑的口气。这人勉强着勾起嘴角。蕉没吱声,他有些发窘了。短暂的沉默笼罩在他们两人之间。

 

游里的话无意中打破了某种平衡——不该提起那件事的。蕉搞不清楚,过去的事情到底哪些该提,哪些不该提。所有稍有涉及的细节都能把他的思绪重新带回那个混乱不知所措的夜晚。他不知道,那究竟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那颗缠绵悱恻的心已经压抑多年,终于短暂地失控。他不能去想这件事,这样的话题总会给他带来挫败感,令人头痛不已。

 

 

他会顺便想起自己那唯一的一次短暂恋爱经历,被告白,被喜欢,面颊烧红的女孩儿站在他面前。他坦然地接受,努力地让自己笑的爽朗大方一点,就像她说的,那个最喜欢了的他一样。

 

 

但是为什么分手了呢?

 

 

 

游吾的脑袋又痛起来。这件事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永远的谜了。

 

 

他想起他站在游里屋门口的时候,那时他奋力劝说游里跟自己一起参加比赛,游里不提妹子的事,他都快把这事忘了,当时游吾急于否认,一不小心就把话说过了头。一个月的女朋友应该也算女朋友。他还真有过。

 

 

 

可是为什么分手了呢?他还不明白。

 

 

 

 

“我们怎么办?”

 

 

瓢泼大雨砸着空空荡荡的铁轨。沿道的灯颓废地照亮环境。他在他身边坐下,怔怔地问道,好像自言自语。水珠顺着他的脸流下来,渗进衣服,漫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缓慢地带走温度。寒冷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没办法咯。”

 

游里在他旁边说。甘蓝脸色苍白,却很平静。

 

“临时找地方凑合一晚吧。”

 

 

 

蕉愣了一下,然后呆呆地点点头,他说好啊。

 

 

 

半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在车站附近找到一家还剩有空房间的旅馆,登记入住并没花多少时间,甘蓝趴在柜台那边办,好像又问了些别的什么——不管怎么说,这比他想象的顺利多了。但是游吾莫名地有点心慌。

 

 

 

甘蓝是个男人,即使打湿衣服,也没什么婀娜的线条可言。平时扑棱起来的下摆紧贴着身子,很容易想象出这人身体的轮廓。他看出他很纤细,学院的紫色制服是一件模样很正经的长外套,把这人严严实实地裹在里面。

 
 

游吾始终搞不清楚,游里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是喜欢他呢,还是不喜欢他。胡乱的猜测和直接开口询问之间隔着一堵厚墙,游吾心里明白,这穿过去,就没办法回来了。他的思绪跳来跳去,从一个极端跨到另一个极端。直到甘蓝抖抖头上的叶子,扭头甩手扔给他一张房卡。

 

三十四

 

那是一间简单干净的双人间,打开灯他看到屋内有两张床,上面整齐铺着洁白的单子。游吾本来想问为什么不开两间,后来他及时停止了作死,没有开口。(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没带证)。刚进去没多久,甘蓝就自己窜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衬衫,看起来还是新的,套在塑料套里,中间夹着防止衣料变形的白色纸板。
 

“呃,谢谢…”

 

游吾接过干衣服,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湿嗒嗒的脑袋。

"愣着干嘛你想感冒吗?"

 

甘蓝皱着眉头看他。

"啊?"
 

"去冲一下啊?然后把衣服换了。快点。"

 

"呃!没事没事它一会儿自己就干了!!"

蕉的脸突然红了,他使劲儿摆摆手表示拒绝。

 

甘蓝看他的眼神更怪异了。

 

"…游吾,你傻不傻??你想等它自己干?等到明天吗?"


"呃…可是……"
 

"你快点好不好。湿衣服穿在身上不难受?"

 

 

 

"呃………那……你先去吧!!"

 

 

蕉终于憋出来了一句话。他的心咚咚跳。甘蓝看他的眼神依旧怪异,那莫名其妙的表情仿佛在说您到底在客气什么。

 

 

 

 

 

后来甘蓝拎起毛巾进了浴室,蕉在屋内很乖地等,他听到哗哗的水声从那边传来。蕉身上湿,不敢坐到床上,只好站着。他从下午就没怎么歇过,腿上隐隐的酸疼。过了一阵,他看见游里从浴室里出来,打湿的毛服服帖帖地顺在脸旁,水滴不引人注意地从紫色的发梢上滑下。湿润的潮气慢慢扑到空中。他听到游里的声音在催他。这让他想起在家的时候,他跟游斗抢浴室时的场景,但是那时候游吾觉得很自然,现在他的脸却发烧般地红着,游吾用湿嗒嗒的袖子蹭蹭发胀的脸颊,他说好的好的他马上就去。

 

 

走进浴室后游吾小心地关好门,他看见镜子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于是习惯性地伸手擦掉,在他的手经过的地方,水银镜清晰地露出一抹亮色,映出他自己红扑扑的傻脸。蕉刘海撩上去以后,他自己看自己都特别傻。他叹了口气,然后对着镜子把衣物一件一件脱掉,从潮湿黏重中解放出来。热气在给镜子重新打上水雾。他伸出赤裸的胳膊,朝左边拧开旋钮。热水扑到身上,顺着身子流到脚底。终于暖和过来。

 

游吾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没什么原因,他只是觉得这是个机会,他决心要跟游里诚心诚意地好好谈谈,把事情搞清楚。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却因为这事儿犹豫了好久。

 



三十五
 

在房间里等游吾的时候,游里在发呆。他把自己裹在毛巾里坐在白色的被子上,头发半干了有点蓬起来,只是平时翘着的呆毛由于吸了过多的水,现在还没精神地垂在两边。

 

这是什么犯罪的气氛。


他心里纠结地想。

 

 

明明我都叫他先回去了。

 

……果然当时还是直接出去当面说比较好。

 

嗯。然后他就会真的先回去了。开心吗?

 

 

 

 

嘲笑的声音从他心灵幽暗的底层穿到上面去。游里觉得自己有点精分了。他呆在床上等自己晾干。

 

 

游里不是傻子,看游吾那千奇百怪的反应,他想蕉这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啊。)

 

 

 

 

后来他继续在那边等,等到游吾从浴室出来。湿漉漉的蕉脖子上缠着一条扭曲的毛巾,看上去非常的可怜。这傻子的头发失去了棱角,一看就知道擦的非常不彻底,伸手进去感觉能拧出一堆水。游里看到这景象老想笑,他冲蕉说你把头发擦干好不好,或者去拿吹风机吹一下。不要感冒了。蕉听到这话满脸通红,好像非常尴尬,又进了趟浴室,出来的时候头发依然是那个鬼样子。

 

 

“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他咯咯笑起来,安心感重新回到身上。

 

“平时都怎么弄的?”

 

恢复了平日惯有的口吻,他把蕉拉到面前,拿毛巾细心地抹干他身上的水痕。蕉很乖巧地一动不动。

 

“甩一甩很快就干了...”蕉开口说。

 

 

“你是野生动物吗?”游里晃晃脑袋,笑了。他看见蕉的脸颊有点气鼓鼓的,但一会儿就瘪了下去。

 

擦干蕉那一头湿漉漉的毛儿之后他扔掉毛巾,把蕉放了。

 

 

 

“哎,游里。”

 

“嗯?”

 

 

“我有事情想要问你。”游吾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

 

 

“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嗯。对。”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笑吟吟地响。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啦。”

 

 

 

 

 

 

三十六

 

 

 

 

问出口那句话之前,游吾很紧张,他曾经猜测过许多游里可能的反应,但是都没有猜对。游里既没表现的恼怒或是错愕,也没因为说中而羞郝。这人很平静。好像他问的不是他喜不喜欢他,而是问的是甘蓝你早饭吃的什么一样。

 

呜……

 

蕉有点沮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啦。”

 

 

游吾呆呆地愣了一会儿。

 

“那现在呢?”

 

 

“咦?你想知道啊?”游里笑了。“为什么?”

 

 

游吾说不出话。他的脸慢慢由白转红。刚刚那句话他顺口就说出来了,并没有想过理由。其实他做的这一系列破事,都没考虑过为什么。

 

 

 

 

(为什么总是吵架?为什么吵架了之后总要和好?

 

 

为什么你要生气?

 

 

为什么会想知道原因呢。)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心颤抖不已。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游吾,我们和好吧。我不想再跟你吵架了。”

 

 

他听到游里的声音平静地说。

 

 

“太累人了。”

 

 

 

 

 

 

 

三十七

 

 

 

“明天还要继续打比赛,早点休息?”

 

 

游里掀开被子,他冲着还傻着的游吾轻轻笑一下。真心实意地消去了所有张扬和挑拨。

 

 

游吾眉毛撇着,消沉地坐在属于他的那张床上。

 

 

“怎么了?”游里问。“我要关灯了。”

 

 

“……现在呢?”

 

游吾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呢!!”

 

 

 

 

 

三十八

 

 

“……什么。”

 

 

 

“现在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喜欢我吗?”

 

 

“……这不重要。”

 

 

“这很重要啊!!!……我明明…!!”

 

 

(我明明那么认真地考虑了那么久。你为什么是这个态度。)

 

 

游吾颓废地松开刚刚一直攥着的拳头,他很失落。游里轻描淡写的口气让他觉得很难受,那样和蔼的暖笑也让他觉得受不了。他原来可以跟很多人抱怨,抱怨甘蓝不近人情的狠毒,冷漠的嘲笑,不知变通,是个混蛋,对他不好,等等等等——但是游里这样好好地对他,突然让他慌了,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飞快地离他而去。

 

 

 

他惊恐地想象——明天开始,甘蓝这家伙就会从混蛋变成一个好人。他说什么?他说游吾我们来好好相处吧就像正经的家人一样。蕉的待遇会提升到他大哥游矢那么高,这家伙会善解人意地开玩笑,会跟他正常地打招呼,会表现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

 

 

(那我们这一段时间…算什么呢……)

 

 

游吾没有听到游里回答的声音,他垂着脑袋,没有看他,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是愤怒,还是悲伤。他眼中凝视着的地板轻轻晃了一下。

 

 

其实他的记性没有那么差。

 

 

 

 

“…………”

 

 

 

“游吾,你要是我的话,你这时候会怎么回答?”

 

 

甘蓝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蕉抬起头,他看见游里若有所思地盯着他,这人没有笑。紫色的头发全干了,微微蓬起来,衬衫的领子敞着。

 

 

“我会说实话。”

 

 

 

“好吧。”

 

游里忽然说。

 

 

 

“我喜欢你。”

 

 

“直到现在我也喜欢你。”

 

 

 

“……可以吗?我回答了。”

 

 

 

游里的眼睛看着他在笑。

 

 

 

 

人心真是难以琢磨的东西。

 

 

“啊,可以可以。”游吾说,他憋红了脸,然后终于把下一句说了出来。

 

 

 

“……那我们要交往试试看吗?”

 

 

 

 

 

 

三十九

 

 

 

据游吾的描述,听到这话以后,甘蓝的反应特别奇妙。这厮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开始丧心病狂地嘲笑他。简直讨厌死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请跟我交往吧!!!”游吾的脸涨得通红,他提高了嗓门,用力让自己的声音压住甘蓝那混账的笑声。他一本正经,无比的认真严肃。他说决定了就是决定了。

 

 

“哦……!!”

 

 

游吾说,游里这混蛋低着头,拼命捂着嘴,还在笑他。这人笑的很厉害,浑身在抖,抬起脸的时候,他看到他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游里笑着说好啊。

 

 

我们交往吧。

 

四十

 

后来游吾坐在床边等他的甘蓝笑完,把情绪平复下来。他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说,我该怎么做呢?

什么?

 

甘蓝兴致盎然地看着蕉。

“交往该做什么啊?”

 

“你想做什么都行~”


他冲他摊开手笑着说。

 

蕉面红耳赤的犹豫了一阵,然后他做出了抉择,他伸手去抱自己的恋人,把他紧紧压在怀里。这时他能感觉到这人身体的温热——游吾脸更红了,他的脸贴着这人的肩膀,努力把双手收的更紧一些。

 

“哈哈哈哈你想做的就是这个啊~~!!”那人胸腔那边传来一阵不规律的振动,看不见脸游吾也知道,这混账又在笑了。岂有此理。竟敢嘲笑他的纯情。

“快点松开啦。”甘蓝的身子在蕉怀里乱动。

“我才不要呢!!”

 

游吾咬牙切齿地说。

 

“你这个混蛋!!”

四十一

 

第二天游吾是被房间的电话铃吵醒的,他睡眼惺忪地拿起听筒,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后来他知道他们完完全全睡过了头,错过了比赛时间。还挂了负责人的电话。呃,这可真糟糕啊。


四十二

 

那天他们没再去管比赛的事情,直接回了家。刚下过雨,天特别蓝,阳光特别灿烂。高速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笔直或者蜿蜒着通向远方。绵延起伏的山脉连着广阔深蓝的海面。纯白色的云朵在天上漂浮,时而在地面上投下短暂的阴影。这时游吾握紧了D轮的车把,速度带来的疾风掀起他飞扬的发丝。D轮的鸣响声中他听到,恋人在他身后发出的轻轻的笑声。

 


"诶,游吾。你会觉得可惜吗?"

 

"……你说什么?"游吾假装没有听到。他的眼睛盯着道路的前方。

 

 

“没事~”

 

 

“怎么啦?”游吾问。他踩了一把油门。车速加快。

 

 

"没什么。"游里从背后笑着搂紧他。闭上眼睛长舒了口气。

 

 

 

"好久没这样了。"

 

 

 

四十三

 

后来蕉立刻在车上指出,游里这话说的很有问题。明明昨天他就抱过他,而且还有别的。游吾作死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游里喝住了。甘蓝还很混账地从后面拧他,下手特别重。这时蕉在前座夸张地嗷了一下,然后他放声大笑,说:你在害羞什么啊!

 

如果游吾能回头的话,他一定能看到一张红透了的脸。这个表情他想象过很多次,可是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那时候他死死抱住他,没有松劲儿,直到游里以分手相威胁,才不情愿地放开。(蕉不会承认自己有点紧张)。这时候他终于看到对面的人的脸。看到这人好看的眼眸中映着的自己的形象。游里盈盈的笑脸有点发红。

 

很难说是谁主动的。他吻了他。


这并不是陌生的感觉。惊慌或是强硬,最后却都变成了某种甜蜜的东西,触碰,然后交融在一起,没有办法分开。


心跳好像仓促的表白。他伸手去搂恋人的腰际。然后,顺理成章地继续探索。


游吾说,发问之前,他设想过很多方案,但是后来他发现,如果那个答案不是喜欢他,游吾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这句话他想过好多遍。后来事情终于得到解决,但是还有一件事他不是很明白。



——游里打死也不承认,他喝醉了,然后突然去把蕉拉下来抱的那天晚上,自己根本是记得清清楚楚。







                                                                              END








——————————————————————————————————————————————————————————————




衷心感谢能读到最后的诸位!!如果喜欢这个故事的话真的太好啦!(笑)蕉蕉甘蓝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
热度(42)
 
回到顶部